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毒舌权少花式撩妻_ 第五百零六章 那她怎么办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挥墨写意小说毒舌权少花式撩妻 第五百零六章 那她怎么办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余笙奔波了一夜,有些头昏脑涨,就想闭着眼睛睡过去,什么事也不想做。可她想要闭上眼,有牵挂着言骏的安危,如何也睡不过去。

    可她后半夜又忍不住肉体的疲倦,昏睡了过去,做了一场凌乱的梦。

    这一觉算不得好。

    她浑浑噩噩的发觉自己已经醒过来了,然而并非在旅馆的床铺上,而是在一个陌生的野外。她起来觉得自己的身子很轻盈,疲惫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余笙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,也不能想到更多的东西,只是想找出一条生路。她在原地走了几步,忽而看到前面有座民房。

    这里是荒野,居然还有人家。她便要走过去问路,可刚走到民房的院子,便看到了一丛火红色的火焰包裹住了民房。

    着火了。余笙惊吓了,急忙跑出了失火的地方,站在安全圈后,又去摸自己的口袋,她要打给消防队,可是她找遍了口袋却找不到手机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见了。她一直随身带着手机,怎么到了关键时刻这东西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心急如焚,一直往失火的房子看去。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?要是主人家睡着了,那不是要葬身火海了?

    浓烟会使人窒息,在火海里人挣扎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余笙好无力,她有心要去救人,可是全无办法。一股懊恼与自责便从心底衍生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可奇怪的事便在此刻发生,她本是待在火场之外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站在了火场之中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谁使了魔法?她今日毫无所觉的来到了事发之地。

    就这样她看到被熊熊烈火包围的梁柱楼梯,还有倒塌的橱柜。她恐慌之下,想要跑出去,可此刻,她的目光扫到了楼梯的脚下,就那么被一个黑影给定住了心魂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她愣愣的看着楼梯下面的那个翻滚的人。

    那张俊美的容颜此刻因为痛苦而扭曲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她也认得他,那是言骏。

    百转千回,她终于又见他了。余笙狂喜,便要跑过去搀扶起他。言骏居然在这里,她要尽快带他逃出火场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手还没有握上对方的手,一根房梁唰的一声压了下来,正中言骏的脊梁。言骏惨呼一声,翻了个白眼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余笙的双手忍不住发抖,猛然咬紧了下唇,要去搬起那根着火的柱子。可她还没有体会到钻心的疼痛,人就被身后的一股大力给拖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从火场一寸寸的远离,就跟身后有个巨大的磁力把她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离着言骏很远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大火中痛苦呻吟,艰难的爬行。

    然而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!”余笙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声,似乎灵魂都要从天灵盖处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言骏不能死。他不能死。

    余笙霍然睁开眼,人从床上弹跳了起来,这才有些后知后觉,原来刚才的只是个梦境。

    她伤神的捂着额头,头仍旧有些晕眩,肚子也隐隐作痛,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真可怕。幸好是个梦,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?余笙揉着干涩的眼睛,心里悲哀极了。

    她此刻六神无主,一心想要找到言骏,可也知道自己如今正跟着莫南在逃命,自己的安全都没有保障,如何能够去救言骏。

    可她总要脱离这样的困境,不能再那么被动。如今莫南告诉她有人要谋害自己,连他一个病重的人也要为了保护她而忍受长途跋涉的艰辛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愈加自责。

    莫南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撑得下去?那些追杀她的人是否已经寻到了她的踪迹,而言骏,他又在哪儿?

    此刻离着她最近的人是莫南。也不知道他如何了?可是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余笙这样想着,便去了莫南的房间,敲着他的门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便打开了,出现莫南紧张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睡好么?”余笙看他眼底还有疲倦,知道他也是与自己差不多,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我刚才听到你的尖叫声,便被惊醒了,想要过来看你。”莫南说着把余笙带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一个噩梦。”余笙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做了个梦。”莫南叹息道,而后又喃喃自语:“我梦见了言骏。”

    余笙惊诧:“我也是梦见了他。”

    莫南沉重道:“我的梦也不好。”他并不想说自己梦见了什么,怕余笙担忧。只是那个梦境仍旧存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在梦里看到言骏,也看到了很多人。那是一个原始部落,就如电影里的荒野上的联盟部落,到处都是潜伏的杀机与嗜血的生存手段。而言骏在那片地方显然是那样的格格不入,他被原始部落的人当成了恶人,他们对他喊打喊杀,把他捆绑了起来推上了祭台要将他火祭。

    言骏在熊熊烈火里呻吟,那样凄惨可怜。就算作为他曾经的敌人,也不由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诶,不能告诉余笙。不然这个傻丫头又要难过担忧了。

    莫南皱眉,握上余笙冰冷的手,心里又起了一番疼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是个梦境,可是就怕梦是真的。”余笙苦恼道:“我看到言骏被火海包围,可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不能过去把他拉出来。无能为力,这太煎熬了。”

    莫南安慰道:“你别太担心,我以前常听大人说,梦都是反的,尤其是醒来后还记得的话,那必然不会实现。因为天机不可泄露,老天爷可不会提早透露出每个人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余笙听着他的安慰,却还是害怕,浑身都在颤抖。莫南叹息一声,一把抱住了她,低声道:“傻丫头,你那么关心言骏,倒是让有些人会吃醋嫉妒了。难道在你的心里只有他的安危算个事?”

    余笙急忙道:“不不,我也不希望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莫南微笑道:“你要好好对待自己,”他闭上眼,淡淡说道:“我莫南一辈子做过很多恶事,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,可我觉得有件事做得很好。我自始至终都不会伤害一个人。我会为她洗心革面,悬崖勒马……但我不会为了她,去做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余笙心里愧疚,忍住了眼泪,不想去辩解什么。莫南虽然做过错事,可他一直以来都对她真心实意,甚至为了她放弃了立场,不与言骏作对。

    他为她付出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言骏,其实真的很幸福。”莫南说道:“要是我能活得像他那么有滋有味,我愿意用余下的时间换他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余笙终于红了眼眶,埋在他的怀里,呜咽道:“你不要这样说,你能迷途知返,做到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。我会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,不会让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莫南睁开眼,伸手揩去她的眼泪,低声道:“能看到你为我难过伤心,其实我很开心。言骏能得到你所有的爱,而我只要得到你一点点的在意也是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余笙觉得莫南太苦了,可又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劝慰他。

    她不能理解那样一厢情愿的去喜欢一个人,会是怎样的感觉,明明知道一辈子都得不到,可还是不放弃,是不是过于自苦了。

    要是她未必做得到这样的地步。言骏怕也是不能。故而她还是不够了解莫南,做不到与之惺惺相惜的地步。

    莫南只能像一座孤城一样默默的坚守自己的城池,只能与风沙相依相伴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余笙只能埋在他的怀里叹息。

    “陪我睡会吧,我们今晚都是无法入眠的。”莫南与她坐上了沙发,与她平分了两条毯子,像两只小仓鼠一样依偎在一起,汲取着温暖。

    余笙有着他的陪伴,稍稍放下了心,很快便沉睡了。

    莫南却没有睡着,他想到了一件事。之前他那般对余笙纠缠不清,却得不到对方的一丝好感,可如今她却陪着他,一同度过凄冷的夜。

    这与他从前的想法是重合的,也算得偿所愿了。只是他知道自己也无法长久的留住这样的时光。

    怕是活不久了。

    莫南悲哀的苦笑,忽而脸色一青,急忙跑去了洗手间。洗手盆里一片血迹。他对着镜子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,里面写满了嘲讽与无奈。

    他伸手打开了水龙头,把血迹都冲刷了干净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他失神了很久,看着洁白无瑕的瓷盆,缓缓伸手揩去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收拾好自己,洗了个温水脸,走回了沙发。

    言骏,他从前的敌人,在之前,他并不希望见到那个毒舌臭屁又讨厌的家伙。可是如今,他看着余笙,觉得那个讨厌的家伙能尽快出现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他便可以少了个牵挂。

    我怕是不能继续陪着她了。可我就算耗干最后一丝力量,也要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余笙又开始不安,在梦里慌乱的挣扎,莫南深吸了口气,暗道:她如今的样子,比我还脆弱,要是言骏有个差池,那她怎么办?我与言骏总得有一个人活下来,保护她的。

    莫南安抚这余笙,轻轻拍打她的背,像是给自己的猫顺毛一样,一下下的撸毛,终于余笙安慰了很多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